天津楼市冰火两重天: 普降两成却有区县一房难求

2018-03-24 17:20

天津楼市冰火两重天:  普降两成却有区县一房难求

本报记者 刘诗萌 天津报道

“往年正月里都是买房的旺季,我们有时候忙得一天就吃一顿饭,还得晚上9点才能吃上。”春节期间,天津某房产中介工作人员杨女士告诉以购房者身份前来咨询的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如今不同往日,在2017年3月底的限购令出台后,门店的生意一下子冷落了下来。

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的大数据房价指数显示,天津作为北京楼市追随者,房价继续下跌,从2017年4月最高点至11月的累计跌幅为12.8%。2017年11月,天津大数据房价指数环比下跌1.71%,到了12月跌幅再度加深,达到2.57%,在全国样本二线城市中居跌幅首位。

但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走访发现,天津楼市在限购令下呈现“冰火两重天”的极端态势:一方面,限购、限贷、限价、限售的“四限”政策使得房地产行业整体量价齐跌,二手房价格下调了3000至5000元;另一方面,在武清等热点地区中,新盘本身稀缺,价格又受到限制,因而受到可购房人群的疯抢。

单价降了四五千

与燕郊作为北京楼市的晴雨表不同,天津在房价追随北京变化的同时,又带有自身的特点。天津旧城以鼓楼为中心,城市结构过于集中于此,虽非北京那样的环状结构,但中心区密集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2012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天津全市人口密度达1100人/平方公里,市内六区人口密度均超过20000人/平方公里,其中占地面积仅有10平方公里的和平区最高,为27347人/平方公里。尽管购物、金融等功能已经逐步疏散,但教育资源依然非常集中,因而一直是天津楼市的标杆,普通住宅单价四五万元、学区房动辄七八万元。

2016年前后,原本不受关注的郊区楼盘价格也飞涨起来。如环城四区之一西青区的溪秀苑,2002年开盘价格仅为2000元每平米。据安居客统计数据,2017年3月达到顶峰,价格为24210元。

随着调控政策的出台,二手房房价应声而落。目前溪秀苑的房价为20000元/平米上下,比最高的时期下降了4000元左右。“基本上就是20%左右的降幅。”我爱我家的中介人员赵先生对记者说。不过,虽然二手房房价降了,新盘却仍然不多,“尤其是市区,都没有新房了”。

记者整理发现,在市内六区当中,在售的新盘数量的确很少,价格在3万元至5万元左右,基本是环城四区、远郊五区。据房天下统计,2017年度天津成交商品住宅分布中,环城占比最高,其次是远郊区,份额都在40%上下,市内六区最少,仅有8%左右。

武清新房一房难求

而在上述数据中,属于天津远郊区的武清,一二手楼盘却都受到市场格外的关注。武清是天津最早撤县设区的郊区,因处于环京地区,它和燕郊、香河等“北三县”一样,受北京楼市影响非常大,近几年来成为天津房地产成交量最大的区域。

记者此前探访燕郊时,也曾发现有武清的中介公司租下燕郊“中介一条街”的门店售房,然而在房地产寒冬到来后,于2017年8月就撤店出租了。

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走访发现,同样被称为北京的“睡城”,武清大多数楼盘也在2015、2016年就已经售完和交房,新盘数目非常少。如离地铁近的经纬城市绿洲一期或远洋香奈,二手房售价都在两万左右。“虽然说也不便宜,但比市区还是好多了。”一位售楼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。而距离高铁站稍远的新盘单价只有1.3万左右,其性价比之高,受到当地人的热捧。

在武清河西地区距高铁站5公里左右的某在售期房的售楼中心,记者看到该楼盘用标识牌将每一幢楼、每一套房的面积和价格都标注清楚,已经出售的就在“出售状态”一项上贴上红色的标签“已售出”或者“已预订”。一眼看去,七幢楼盘中有两幢已经全部售出,剩余的几幢绝大多数都已经被红色的标签覆盖,100平米以下的两居小户型除了底商和顶层的几间,基本上已经卖完。

“我们这个项目是2017年10月份开盘,现在已经卖得差不多了,早上还成交了一套。”售楼处工作人员介绍称。在记者探访的过程中,另外有两个本地家庭也来到现场看房。

中介“忙季已过”

一位武清的中介人员告诉记者,以前生意最好的时候,一位购房者看中一套房子后,想划价一千元,房主没有同意,他便离开了。之后看了楼下的另外一间房子,发现不太合适后返回,却被告知原先看中的房子已经售出,前后不过10分钟。后来,他再次遇到一个心仪的房子时,中介人员因为和房主相识,多次暗示他可以压价,他都没有再敢划价,原因是怕一转身房子就“跑了”。


银河官网娱乐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0089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