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行董事长易会满:防止居民储蓄率过快下降引发经济金融风险

2018-03-24 16:02

不过近期多位金融监管人士、金融机构高管警示,关注我国居民杠杆升高、居民储蓄率过快下降等风险。“应该高度重视居民储蓄率问题,防止居民储蓄率过快下降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及连锁效应。”3月24日,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”经济峰会上表示。

在刚刚结束的两会期间,3月9日下午,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两会“部长通道”答记者问时表示,目前中国居民家庭部门杠杆率也需要降低,居民家庭部门增长非常快,大家警惕性不够。

郭树清当时表示:“居民家庭个人消费买房、投资增长速度非常快,这是很危险的。因为我们是一个高储蓄国家,过去这是我国很大的优势,如果借钱比存钱还增长的快,储蓄率高的优势将丧失。所以,银监会将降杠杆作为非常重要的方面,继续做好这方面工作。”郭树清表示。

金融科技兴起加速存款分流

易会满在论坛上表示,2010年以来,我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,成为拉动国民总储蓄率下滑的主要因素(有研究表明居民储蓄率下降对国民储蓄率下滑的影响占70%)。与此同时,储蓄率下降还伴随着居民家庭杠杆率的快速提升,2013-2017年,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由33%升至49%。

对于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以及居民家庭杠杆率的快速提升,易会满认为有三点重要原因。 一是金融脱媒与利率市场化加快了居民财富多元化摆布。一方面,社会公众不断增长的财产性收益要求,对多元化金融理财业务的发展形成了客观驱动力;另一方面,金融市场的创新发展和资管产品体系的日渐丰富,也为家庭投资提供了更多选择,对传统和单一形式的储蓄形成了一定冲击。2013年以来,银行理财、信托、公募基金、私募产品规模合计增长超过2倍,存款则成为这五年间居民主要金融资产中唯一占比下降的资产。

其次是,金融科技背景下互联网理财的兴起加速了存款分流。近几年金融科技的发展,降低了财富管理门槛,增强了金融服务的便捷性,众多平台公司争相推出了以较高收益、较高流动性为特点的互联网理财产品,几年间即形成“气候”。以基于互联网理财的货币基金为例,2013年以来出现爆发式增长,规模由不到1万亿元迅猛增长到2017年末的6.74万亿元,其中仅2017年当年就增长近2.5万亿元,而同年储蓄存款增长只有4.6万亿元,分流效应显著。

三是房地产吸引了家庭大量资金流入。在城镇化进程推进、房价持续升温背景下,家庭收入中投向房产的比例大大超过存款配置。2016年和2017年,居民贷款增量连续超过存款增量,开始由资金供给方转变为资金需求方。

此外,易会满还表示,从微观来看,居民储蓄率下降有一定的必然性,家庭财富更多投向理财和房产也有一定合理性。但从宏观上看,无论是从我国国情和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来讲,还是从金融安全格局和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来讲;无论是从理论层面,还是从实践层面,都应该高度重视居民储蓄率问题,防止居民储蓄率过快下降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及连锁效应。

储蓄率过快下滑影响大

对于居民储蓄率过块下滑,易会满认为,首先,这不利于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。改革开放40年来,高储蓄是支撑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。没有高储蓄率,就难以支撑银行信贷和全社会投资的持续较快增长。

他认为,在当前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稳增长、调结构、补短板依然需要大量银行资金配套,现阶段的经济转型发展需要维持比较稳定的储蓄率,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客观需要。同时,在我国整体负债水平上升的情况下,较高的居民储蓄率也提供了缓冲空间和较强的安全边际。若居民储蓄率过快下滑,势必会带来债务偿还负担上升,增加金融体系的脆弱性。

其次,会降低金融资源配置效率,抬高实体经济整体融资成本。在我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市场环境下,银行是金融供给的“主动脉”,发挥着核心中介作用。而储蓄的多渠道分流,尤其是通过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形成空转、拉长链条后,不仅造成了金融资源配置的碎片化和低效化,而且抬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。对金融配置主体来讲,各种货币基金成本至少比储蓄存款高出2个百分点,而这些高出来的成本势必会转嫁到经济实体上,从而整体抬高社会融资价格。

再次,储蓄率过快下滑会加大流动性风险,影响货币政策传导。在货币供应量一定的情况下,对商业银行而言,资金摆放或者表现为储蓄存款,或者表现为对公存款、同业存款。而储蓄存款的稳定性更好,对银行信贷投放的支持能力更强。一般储蓄存款占到大型银行总存款的一半左右。如果未来银行储蓄存款增长面临“枯竭”,或“负债荒”成为常态,则会放大货币市场的波动,影响金融市场稳定性和货币政策传导效应。

三方面应对储蓄率过快下降


银河官网娱乐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00895号-1